中新網2月27日電2月9日,日本東京都知事(相當於市長)“選舉劇場”終於落下帷幕。日本《新華僑報》27日文章稱,當初,擔心 “前首相組合”——細川護熙和小泉純一郎直接叫板安倍的人們,現在開始擔心新任知事舛添要一“扮豬吃老虎”了。而舛添對安倍這出“連續劇”,也隨著兩人重回政治生涯“巔峰”而重新充滿了看點。
  文章摘編如下:
  儘管安倍晉三在此次東京都知事選舉中為舛添要一站台,並且高聲喊“舛添君是在我當年擔任首相時提拔成為是厚生大臣的”,但翻看一下舛添要一的政治生涯史,就可以看到被媒體稱為“跟誰反誰”舛添要一曾經是抨擊安倍的急先鋒。現在,“舛添對安倍”這出“連續劇”,又在繼續播出。
  這出“連續劇”的第一集,可謂“安倍執政,舛添批評”。早在安倍第一次就任首相時,時任自民黨參議院政審會長的舛添要一就曾激烈批評安倍晉三。他認為安倍任人唯親,所組建的“論功行賞內閣”和“朋友內閣”會讓自民黨在未來的大選中一敗塗地。果不其然,2007年7月29日,安倍領導的自民黨在參議院改選中僅僅獲得37席,遠低於51席的“及格線”,按照自民黨內輪流坐莊的原則,安倍當時就應“讓位”。
  但是安倍依靠著家族的“忠臣老臣”加上“右派修憲粉絲”的力挺,繼續“堅守崗位”。舛添要一直接表示安倍的留任將令自民黨“震蕩而死”。慘敗後的安倍大幅度重組內閣並更換了自民黨內三黨要,他聲稱要重組一個“人心一新”的內閣。實際上,這個新內閣是為了安撫黨內各個派閥,是安倍在給自己“減壓”。其中,最引人註目的就是反安倍“急先鋒”舛添要一“臨危受命”為厚生勞動大臣,目的昭然若揭。
  這出“連續劇”的第二集,可謂“安倍下臺,舛添脫黨”。2007年9月,安倍晉三再也無法在首相寶座上堅持下去,藉口“老毛病”發作,突然辭職。舛添要一則留任厚生勞動大臣,繼續為福田康夫、麻生太郎內閣“服務”。2010年4月,自民黨政權倒台半年多後,“三朝元老”舛添要一宣佈脫離自民黨,改任2008年剛剛建立的新黨改革黨代表。此時的安倍正在“韜光養晦”,除了和夫人打球、滑雪以外,時常參加一些民間組織的活動,身體好的時候就去自民黨總部“秀一秀”。
  然而,舛添要一的黨首之路並不順利,新黨影響力很小,黨內又不斷有人反對他。可以說,這一時期的安倍晉三和舛添要一是一對“難兄難弟”,都處在各自政治生涯的低谷之中。2013年6月,舛添要一在議員任期滿後不再參選,也退出了他曾經夢想中的“舛添新黨”,外界一度認為舛添將就此退出政壇。
  這出“連續劇”的第三集,可謂“安倍首相,舛添知事”。自民黨為拿下東京都知事選舉這塊“101高地”,閣僚大佬們紛紛“衝鋒陷陣”,登上舛添要一的演講宣傳車。這個“華麗後援團”包括自民黨幹事長石破茂、文部科學相下村博文、聯合執政的公明黨黨首山口那津男,最後連安倍晉三本人都“按捺不住”去為舛添要一站台。可以說,為了“大局”放棄“個人恩怨”的安倍比第一次執政時更加圓滑了。他當然也暗藏“私心”,舛添一旦當選,就要還這個“人情債”了。
  “功夫不負有心人”,舛添要一最終成功當選。可惜,舛添並不是怕背“人情債”的人,他上任前後都不曾公開支持過安倍“重啟核電”的主張,更在就任後的記者會上,公開和安倍“唱反調”,不支持參拜靖國神社、不支持《特定秘密保護法》。2月19日,舛添要一齣版了自己的新書《修憲的錶面與內幕》,書中直接批判自民黨的憲法改正草案是“完全不懂得立憲主義”。
  近幾屆的東京都知事都有“地方包圍中央”的趨勢。石原慎太郎在釣魚島問題上的強硬立場間接影響了野田佳彥政府的“購島”。而此次安倍的“強勢暴走修憲內閣”,依然有可能被政治手段高明的舛添要一“逆襲”。舛添對安倍這出“連續劇”,也隨著兩人重回政治生涯“巔峰”而重新充滿了看點。指望舛添要一支持安倍,“上下一致”的人們恐怕要失望了。(蔣豐)  (原標題:日媒:東京都知事續演“PK安倍連續劇” 看點多)
創作者介紹

倫敦遊學-自助家遊學網

dq16dqkdx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