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西安昆侖社區36街坊。家門上的野廣告想撕撕不掉,好不容易鏟掉又有人張貼,讓田女士一籌莫展 華商報記者 趙航 攝
  出門就發現自家門變成了大花臉,被野廣告貼滿了,不過還好,貓眼還在。儘管如此,也讓住戶楊女士超級鬱悶,雖然她定期都在清理,但野廣告還是一茬接一茬地往門上貼。物業為了制止貼野廣告的人,更是鬥智又鬥勇幾個回合,可還是沒用。
  業主:定期用抹布清理門上野廣告
  63歲的楊女士住在西安景辰家園小區,“前幾天,剛剛清理了門上的野廣告,這幾天又有了,太氣人了。”昨日上午,楊女士說,她在這裡住了8年,最近幾年,自己家門上常被貼野廣告。
  “前一陣,門上貼得就剩下貓眼了,他們還算有良心,沒把貓眼貼住。”楊女士說,她愛乾凈,看到門成了這樣,心裡很不舒服。看到這些野廣告就會撕,但很難撕掉,只好定期清洗,還得用抹布擦,非常費勁。
  楊女士住5樓,華商報記者上樓時看到,幾乎每層住戶門上、牆壁上、電錶箱上都貼有野廣告,廣告大多是“修鎖開鎖”,還有的是家電維修、疏通下水道等。另一棟樓上也能看到同樣的情景。
  物業:逮了多少回,還是制止不了
  有業主認為,是小區門禁不嚴導致的。昨日上午,華商報記者來到小區,大門和樓門都可以自由出入。小區物業安保人員劉師傅說,小區共8棟樓,500多戶,物業費每月每平方米0.2元,養不起更多的安保人員。
  “我都逮了多少回了,還是制止不了,貼野廣告的一般都是年輕娃,我經常攆著他們跑。”劉師傅說,貼野廣告的大多是學生,打臨時工,“如果同一個人從這個單元門出去,又從另一個單元門進去,手裡提著袋子,匆匆忙忙的,十有八九就是貼野廣告去了。”
  劉師傅在小區物業上班已6年,多次與這些“年輕娃們”鬥智鬥勇。
  >>第一回合:攆著他們跑
  “有一次,我在樓道遇到一個正在貼的小伙子,我喊‘別貼了’,他趕緊邊跑邊給同伴打電話,讓儘快離開。我就一直攆著他們出了小區門。”劉師傅說。
  >>第二回合:面對面僵持
  “有的貼廣告的人還挺橫,讓他走,他還不走,還理直氣壯地說自己沒貼,”劉師傅說,遇到這樣的人還真沒辦法,“物業沒有執法權,不能動手,也不能罰款,總是要僵持好半天才把人趕走。”
  >>第三回合:沒收廣告紙袋子
  有一次,劉師傅在監控視頻上看到一個女孩很可疑,跑過去一看,發現女孩在貼廣告。“把袋子給我,”劉師傅說。女孩把袋子遞過去,劉師傅打開一看,裡面全是還沒貼的廣告紙。
  城管熱線:小區野廣告只能靠物業管理
  在西安昆侖社區36街坊,華商報記者也看到過業主的家門被野廣告貼成大花臉。
  野廣告可信嗎?對此比較瞭解的公安經開分局明光路派出所社區民警楊警官說,一般門禁不嚴的小區這種情況比較多。很多小區里掛的社區民警的牌子(公佈民警照片和電話)上,都會有開鎖電話,這個一般比較安全,另外,業主也可以找物業,因為物業也會與正規開鎖公司建立長期聯繫。這種正規開鎖公司長期固定在小區服務,這樣更安全。西安市城管執法熱線12342接線員說,對於小區內的野廣告,城管沒有執法權,只能靠物業來管理。
  華商報社區記者 任婷 實習生 李秋影
  (原標題:家門貼滿野廣告 只露出貓眼 物業“過招”張貼者 還是沒用(圖))
創作者介紹

1803

dq16dqkdx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