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格蘭獨立公投折射出英美等西方政治中一些更加嚴重的系統性問題。這些問題可能引發的危機,要比公投本身嚴重許多倍
  文/韓立群
  蘇格蘭民眾用投票將自己留下,英國避免了一場政治危機。但是,這場獨立公投之所以引發全球高度關註,還在於它可能在歐洲以及世界其他地區帶來連鎖反應。延伸思考的話,則會發現這場公投所折射出的英美等西方政治中一些更加嚴重的系統性問題。這些問題可能引發的危機,要比公投本身嚴重許多倍。
  其一,上層精英政治與中下層社會現實脫節。
  對於這次公投,可用幾句簡單的話來概括:公投的發起反映出蘇格蘭地區政治精英同英國其他地區,特別是英格蘭地區政治精英之間的矛盾;公投的結果則反映出蘇格蘭地區民眾同其他地區民眾之間的矛盾,或者說其對自身地位及生存環境的看法;上層政治精英發起公投,中下層民眾投票予以拒絕,顯示出這兩對矛盾並不一致。
  這反映出西方政治中的一個固有問題,即政治生活主要反映上層政治精英的觀點和立場,與中下層的現實存在脫節。這一問題在金融危機之後更加嚴重了,在一些國家甚至出現了政治極化現象,而“全民公投”等政治舉動就是考察這一問題的最佳窗口。
  仍以蘇格蘭獨立公投為例。獨立將為當地政治精英帶來巨大好處,其中回報最豐厚的當屬完全自主的貨幣和財政政策支配權,以及與之相配套的立法和行政體系,獨立分子可藉此“加官進爵”、“名利雙收”。而即便公投失敗,獨立分子也不會受到懲罰,反而可享受來自聯合政府的大量優惠政策,好處顯而易見。但對普通民眾而言,手中的一票將決定他們未來的生存環境,獨立意味著將要實行一套新的國家治理體系,稅負可能增加,福利可能減少,未來面臨著極大的不確定性。因此,儘管獨立陣營籌措大筆資金四處鼓吹獨立的好處,多數蘇格蘭民眾還是從他們的實際利益出發,投出了明智的一票。
  再者,一人一票的全民公決屬於“直接民主”,是最原始的民主形式,絕對公平但效率低下,事務繁多的大國若依此治國後果不堪設想。且按照一般的理解,應該是民眾提出訴求,執政者組織投票。顯然,蘇格蘭獨立分子搬出公投這一古老的方式,顛倒了先後順序。事實上,獨立分子看中的是公投的合法性和說服力,是在拿民意要挾英國政府。
  長期來看,隨著教育水平的提升和信息交換的加速,中下層民眾的鑒別能力在不斷強化,政治精英會越來越難以掩飾自身的真實目的。
  其二,民族問題成為政治精英服務自身利益的工具。
  事實上,政治精英與普通民眾雖然存在著固有矛盾,但有一件事可以比較容易達成一致,就是民族問題。因為一旦涉及民族問題,支持與否界限分明,誰也不想成為歷史的罪人。以民族問題為話題發起公投,通過的概率還是比較大的。比如,此前的科索沃通過公投實現了西方認可的獨立,最近的克裡米亞也通過公投成功回歸俄羅斯。
  政治精英正是看到了這一點,便為了自己的利益不斷強化民族觀念,使之成為服務自身利益的工具。蘇格蘭獨立公投的背後是激進民族主義的回升,“蘇格蘭人”的概念比“英國人”更流行,蘇格蘭旗幟比英國國旗更常見。在美國,政客們常常掛在嘴邊的“國家利益”其實就是美國式的民族問題,在國家利益面前,高科技產品和油氣資源可以被限制出口,公眾也可以被監聽,但無論是政治精英還是普通民眾都必須做出讓步。
  從更大的範圍來看,蘇格蘭的獨立公投,將歐洲的民族主義這個幽靈從瓶子里放了出來,對其他歐洲國家和歐盟一體化進程都將產生諸多負面影響。西班牙的加泰羅尼亞、法國的科西嘉以及意大利的威尼斯等地區的分離主義分子正躍躍欲試,也要效仿蘇格蘭搞公投,這些國家的中央政府壓力陡增。同時,歐盟的政治家們一直在努力推進歐洲一體化進程,讓“歐洲人”理念落地生根。而民族主義如果在歐洲回潮,將極大地衝擊這一理念,成為一體化進程的主要敵人。
  其三,政府越來越難以調和政治精英與中下層民眾之間的矛盾。
  從本質上講,民族主義是對外的,解決國內問題還得靠基本的政治制度。而調和矛盾、分配利益本來是政治制度的主要作用,西方政治尤其如此。但是,出於宣傳、外交等方方面面的需要,英美等國數十年來不斷粉飾和包裝自己的政治制度,反而掩蓋了其調節不同階層矛盾的核心職責。民主在這些國家更多地成為形式和目的,一人一票的大眾政治越來越流行。
  這就產生了一對矛盾。因為從選舉的角度來講,選票就是一切,要求政治家必須貼合民意。但是從執政的角度來講,上層政治精英博弈才是精髓。如前文所述,政治精英與普通民眾存在利益矛盾,因此政治家對選民的承諾越多,將來在政治精英那裡面臨的阻礙就越大。美國總統奧巴馬就是最明顯的例子,他在選舉中關於就業、醫療、稅收等問題作了大量承諾,但任職後在立法機構(主要由上層政治集團控制)處處碰壁,進一步加劇了美國政治的極化發展。西方必須在這一問題上下更大功夫,否則有可能陷入更大的危機。□
創作者介紹

1803

dq16dqkdx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